椰汁🥥

同人业余写手,冷cp专业写手

【T刀】游刃4(谢锐韬✖️何翱,AU)

Tizzy T✖️Dough-Boy
冷cp一对❤️
纯属虚构
圈地自萌,不上升真人❤️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🌸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1点的广州塔。塔身变换着不同的颜色,霓虹倒映在谢锐韬的眼睛里,让刀仔觉得有些迷幻。
“说说吧,装什么醉。”谢锐韬摇下两边的车窗,点了一根烟。
“没装,今天应酬太多,头疼。”
谢锐韬皱了下眉,吐出一口烟。“为什么不回香港?”
烟雾缭绕,刀仔看不清白色的烟气中谢锐韬是什么神色。
“不想回去。”
谢锐韬掐灭了烟头,把香烟丢到了窗外。
刀仔感觉自己真的是醉了,脑袋不知道是哪个角落一直在隐隐作痛,这种痛感怎么甩也甩不掉。
车里似乎很长时间是完全安静的,因为刀仔过了很久突然察觉过来,自己一直对广州塔变换颜色的灯光看个不停,并没有意识到已经过了很久。
直到扭头看见谢锐韬似乎在看傻逼的眼神,刀仔才清醒了一点。
靠,何翱,谢锐韬把你当傻逼看了,你是不是应该说些什么,好让他觉得你是在思考哲学问题而不是在酒后卖傻。

“谢锐韬。”
“嗯?”
“我问你一个问题,你认真回答我。”
“好啊。”
刀仔深吸了一口气,“Coco,就那个短头发的女孩,”
“嗯。”
“电话号码多少。”
“哈?”谢锐韬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刀仔,这男人今天是真疯了吗,喝几口酒就醉了,不仅愿意认识我身边的朋友还要女孩子的电话?
刀仔不觉得这个问题问得有什么问题,他的卡在Coco那里,他要联系她就需要她的电话号码,谢锐韬只要把刚才的发呆当作他谨慎的考虑就好了。
“我还以为你沉默那么久是在为回香港所以见不到我的事情担忧,结果,到最后你就是要一个女孩子的电话号码?”
“我就是很担忧才叫你给我她的号码啊。”
“这两者又有什么关系了?”谢锐韬极其无语,这个男人要个电话号码还编这种低智的理由,“等下我回去发给你。”
刀仔干笑了两声,车里又恢复了安静。

靠,今天为什么这么安静。
对了,刚才TT说什么来着。
“不回香港这件事,你觉得我是因为你吗?”
谢锐韬听见这句话瞳孔明显放大了。
“嗯。”
刀仔抬头看着谢锐韬,谢锐韬没有在看他。他只是看着前窗外的广州塔,动态的彩色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,让他的表情令人捉摸不透。
“是。”没听见身边的人的回应,谢锐韬重新说了一次。
听着他笃定的语气,刀仔有些得逞一般的笑了,哼哼,不出所料。“嗯那这样说你很清楚了?”
谢锐韬又皱了下眉头,刀仔不得不承认,谢锐韬皱起眉头来比他笑起来更适合他,他笑的时候总有一种苦笑的感觉。
“你很开心?”听不出来是什么语气。
“还好啦。我一直好奇你知不知道。”
谢锐韬冷笑一声,“后知后觉?”
“不是啊,你心思藏那么深,身边美女那么多,我怎么看得出来啊?”
“你现在看出来了?什么感觉?”
“还好啦。毕竟我一直觉得你跟我有些不清不楚的。干嘛一直问我什么感觉啊?”

谢锐韬重新启动车子,虽然TT在笑,但刀仔看得出他好像有点不悦。
“何翱,你这个人,蛮有意思。”谢锐韬开车的速度很快,他的语气跟他的车速一样,让刀仔倍感烦躁。
“什么有意思?”
“就是有意思。”
轿车飞驰的声音就算是坐在车里也听得十分清晰,两个人又陷入了沉默。
“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谢锐韬,我不知道有意思是什么意思。
“不知道也没关系。毕竟你跟我一直不清不楚的。”
………………
“谢锐韬我错了,我就不应该大晚上的问你这种问题。”
“为什么。”车速骤减。
“我发现我很难过。”
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。车子最后停在了空无一人的路边。
车内的气氛很压抑,刀仔的脑袋更痛了,他根本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的谈话会变成这样,他只觉得现在的自己很难受。
“那应该是我错了。”他的声音很温柔,和刚才一点也不一样。温柔到刀仔都快掉眼泪了。
“为什么?”声音已经有点沙哑了。
“因为你难过了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莫名的对话转向,希望大家看懂了❤️
爱您们❤️
Coco和Lina梗大家应该知道,出自TT的《020》哈哈哈哈哈哈😂

哈喽大家好我是椰汁🥥❤️
作为一个只写冷cp的业余同人文写手,写文是为了满足自己美好的心愿嘿嘿嘿😁❤️
所以有时候不能及时更新也希望大家谅解❤️

椰汁是广东人,所以写文的时候使用的是广东语序,粤语的说话习惯,所以如果大家有看不懂的地方可以提问哦~

T刀的这个《游刃》系列,我个人是打算一直写下去的,长文,希望大家支持~
因为TT和Dough-Boy都是粤港澳地区的,讲话方式比较像,所以我很多地方就刻意用我家乡话的语序处理了一下嘿嘿~

希望大家喜欢我写的文,爱您们!🌸❤️
💜💜💜💜💜💜

【T刀】游刃3(谢锐韬✖️何翱,AU) Tizzy T✖️Dough-Boy

冷cp一对❤️
圈地自萌,不上升真人❤️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🌸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喂,刀刀!这边!”谢锐韬靠在沙发上,向着从群魔乱舞的人群中挤过来的刀仔挥了挥手。
仿佛穿过一阵酒精味迷雾的刀仔整理了一下衣领,一抬头就看见谢锐韬坐在一群美女中间眼神微妙地看着他。
刀仔一坐下,身边的美女就递来一杯马提尼,他微微点头表示礼貌。
看着刀仔谨慎的样子,TT意味不明地笑了起来。刀仔看见他欠揍的表情,没说什么,就默默翻了一个白眼。
“为什么穿西装来啊?”TT继续保持着他莫名的微笑。
“嗯?”刀仔抿了一口酒,苹果马提尼。
“我说,你今天为什么穿西装过来,不是说好要喝酒吗,干什么穿这样正式的?”TT以为他没听清楚,提高了音量。
“哦,”刀仔往后靠了靠,“今天应酬完过来的,懒得换衣服了。”说着开始解领带。身边的美女正想伸手帮他解,他立刻往旁边倾斜了一下,“不用。”赶紧自己解开了。
酒吧里迷幻的灯光,嘈杂的音乐中混杂着暧昧的目光和低语,两杯酒下肚,刀仔就觉得自己已经开始发晕。嗯,今天状态很不好。
刀仔眼神有点朦胧地看向TT,他本来就近视,现在有点醉了,看不清楚TT什么表情。为了缓解他的头痛,刀仔迷迷糊糊地开始和谢锐韬搭话。“嗯,不介绍一下你的朋友?”
TT好像有点惊讶,这个兄弟什么时候这么主动想认识我的朋友了。“哦,这位是Coco,”TT搂住他右侧女孩的肩膀说。Coco留着齐耳的短发,化着清淡的妆,长相却不是清纯的类型,刀仔看了两眼就能判断她是那种四肢细长喜欢安静的广东女孩。
“那边是Lina。”刀仔看着坐在另一张沙发上对他微笑的美女,亮片低胸连衣裙,深红色波浪卷发,惊艳的妆容。嗯,谢锐韬这个辣鸡交女性朋友也是“有交无类”。
尬聊了一番也没能缓解刀仔醉酒的头痛。谢锐韬看着刀仔不舒服还撑着的样子,搞得自己也开始头痛,他揉揉自己的眉心,对Coco说:“你们今晚没有事就回去吧,我先带我兄弟走了。帐你叫六哥记我这里。”
谢锐韬走过去拽起摁住额头的刀仔,“走啦。”刀仔定了定神,点点头,“好。”说着谢锐韬就想拖他离开,刀仔按下他的手,“我自己走。你开车先。”
“我喝酒啦开什么车。”
“你就喝了一口。”
看着谢锐韬翻他白眼向外走去,刀仔转过身把卡递给Coco,“算我的,这卡以后放你这里。”看女孩有点疑惑的眼神,刀仔解释道:“我很忙,没时间给他买东西陪他出来,以后我有什么买给他,你帮我一下。”
Coco点点头,向他微笑了一下。刀仔向一圈美女挥了一波手,就离开了。



“嗯?你想去哪里啊?”
“不知道,头痛,找个地方吹风。”

【T刀】游刃2(谢锐韬✖️何翱,AU)

圈地自萌,不上升真人❤️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🌸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大厦顶层的观光天台。
令人焦躁不安的手机铃声响起。
刀仔转过头无视举起电话向他投来请求目光的助理。
“少爷,刀爷的电话。”有些颤抖的声音。
刀仔斜过身子盯着这个本地的新助理,盯得人家手抖得快拿不住手机。
铃声很快就平息了,天台安静了好一会儿,看来对方并没有继续通话的意思。
新助理不停刷新着短信界面,生怕漏掉从香港发来的信息。
黑压压的一群人,在夏天的广州的大厦天台寂静地沉默了将近十分钟。新助理耐不住沉默和热到快虚脱的身体,试探性地问:“少爷,需要给刀爷复个电话吗?”
刀仔眯了眯眼,问他:“刚才是我爸从让我回港开始第几个电话。”
“第三个,少爷。”
“我接过他的电话吗?”
“没有,少爷。”
“Kelvin,从现在开始你没有必要为这件事情向香港方面做任何解释,也不需要打电话了。”
“为什么?”
“因为他给我解释的机会我已经用完了。”
“什么时候?!”
“刚刚。”


“干嘛?你爸又叫你回家了?”电话那头的声音慵懒,用跟他rap的时候全然不同的小奶音嘟囔着。
刀仔看了一下手表,下午两点整。揉着眼睛默默在心里叹一口气,夜猫子,浪得很。
“我不回去了。”
“嗯?为什么?”从声音听出来这人好像清醒了一点,刀仔不知道他那是惊讶还是有点高兴。
“没为什么,我不想回去。你今晚有空吗?想见一下你。”
“有啊,这几天都闲得很,也没什么写歌的兴致。你的提议正好,今晚去喝酒喽,我叫上Coco她们?”
“你难道不是昨天喝酒喝太晚,导致你昏迷到现在才醒吗?今天又喝?爆肝啦。”
“啊~哪有那么容易爆肝,我这么年轻这么优秀。”一整嘈杂的噼里啪啦的声音传来,看来是酒还没醒,晕到乱撞东西了。
刀仔还想劝他,TT却没心情再聊下去:“好了好了,今晚就去喝酒,你平常那么忙的,好不容易想见我还不给我喝酒。地址等下发给你,我叫上Coco和Lina那几个噢,拜拜。”
刀仔关掉蓝牙,有些疑惑地皱起眉头。嗯,今晚和TT喝酒我现在应该感到开心,为什么我现在觉得怪怪的🤨。
靠在车内的椅背上,手里玩着车钥匙。十分钟过去了,副座的新助理看着他呆坐了十分钟的老板,车里的气氛只让他觉得极其不适。
正当小助理试探着想拍一拍他老板的肩膀的时候。“丢!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,TMD老板你不要吓人!!!
“我就说怎么觉得怪怪的,”刀仔的声音压得很低,听得出他生气了。小助理还没反应过来,他老板锐利的眼神已经割得他肉疼。“上次见他他连Coco和Lina谁是谁都分不清,今天居然这么轻易就约出来玩了?!”


肥仔P对TT的印象就是:“他好瘦。他好白。他真的超白。白到透明噢,玻璃一样的。”
肥仔P和刀仔不同,他不是家里的独子,家业自有哥哥们继承。他爸宠他上天,他喜欢音乐还喜欢拍视频,他爸就一直支持他。去加拿大也不过是他担心刀仔这个老友一个人太孤独,加上自己也没有什么待在香港的兴趣。
“喂,老友,我走了哦,你真的不回香港?”P从车窗探出头来。
“不走啊。你就舒服,去哪里都能做你喜欢的事。我不一样啊,回香港就只能走我爸埋给我的路。”
“哦。这样。但其实没关系啊,你可以把TT带回去啊。”真挚的眼神让刀仔想一拳打在他bling bling的大眼珠子上。
“这不是TT的问题,我只是想做音乐。”
“我没说是TT啊,我的意思是你带他一起去香港做音乐不是更方便?你知道的,我和Tommy都在,你在香港资源更多。你回去就好啦,带什么人你爸又不管。”
看着屏幕上P的那张大脸和他那几个玩音乐的朋友,刀仔默默关掉了手机。

【T刀】游刃1(谢锐韬✖️何翱,AU)

Tizzy T ✖️Dough-Boy
冷cp一对,没有大大写,只好自己满足自己了
小学生文笔,不喜勿喷哈
何翱是我们刀刀本名没错啦
圈地自萌,不上升真人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🌸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称霸香港九龙的大佬,人称刀爷。年轻时一表人材,玩得一手好刀,盖得一手好楼。黑白两道通吃,是九龙人尽皆知的大哥大。
刀爷有个儿子,江湖人称刀仔。不过这个刀仔一点没有他老爹当年的影子。既不像他爹年轻时一样高大魁梧,也没有他爹生意人的头脑,反而对音乐情有独钟。长得一副衰样,脏辫又乱又糙,身材削瘦,走起路来还弓着背。
虽然看起来像街头小混混,事实上,刀仔不过是一个受到老爹过度疼爱,思想单纯的小男孩。
刀爷每每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子都一阵叹息,担心刀仔这样单薄的纸板身材怎么撑得住家业。
不过令刀爷欣慰的是,他这个备受宠爱的瘦弱的独子,继承了他高超的刀技和高智商。
用那聪明的脑袋学着做生意,把行情做起来是迟早的事情。
更令刀爷欣慰的是,这个宝贝儿子还在学校里结交了一群乖乖仔好朋友。个个都是香港商界大佬的小孩,被各自老爹教育得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上流社会的气质。
黑帮出身的刀爷最希望把自己的儿子培养成上流社会的人才,而不是暴发户家的匪帮大佬。
刀仔很争气,大学和他最铁的哥们肥仔P一起考去了加拿大学商,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副海归派的作风。
刀爷很满意,让他坐上了早就预定好的大陆区总经理的位置。刀仔拿到的第一个项目,就在广州。
谢锐韬15年到的广州,hiphop圈的初生牛犊,凭着独特的音乐天赋和年轻帅气的长相,很快就被有眼光的经纪人看中,在广州的说唱圈渐渐有了一席之地。
TT和刀仔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刀仔赞助的音乐节上。刀仔从小对音乐很敏感,加上良好的教育,对音乐具有敏锐的判断能力。
长期泡在香港和海外说唱音乐当中的刀仔,对TT独特的风格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当时是肥仔P指着排练的TT问刀仔:“你觉得他唱得怎么样?Dickid哥说他是广州数一数二的rapper喔。”
刀仔有些惊奇地瞪大了眼睛,盯着P说:“这样?”随即摇了摇头说:“他那些flow,好无聊的喔。”
肥仔P听后耸了耸肩,嘟着嘴说:“我觉得挺好的,他唱的这种,我没听过。”他瞥了一眼皱着眉头似乎还在努力地认真听TT唱歌的刀仔:“挺新鲜的。”
TT彩排完毕已经是满头大汗,8月的妖都太热了。他接过助理递来的水瓶,眼睛却一直瞄着不远处的刀仔和P:这两个人,从我开始彩排就一直站在那里。
傍晚的自然光照得TT的皮肤白得发亮,湿透的头发贴在鬓角。P侧过头看着面无表情的刀仔:“你都站了快半个小时了小少爷,听出些什么来啊?
“Unique.”刀仔拍拍肥仔P的肩膀,示意他跟上,转身离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