椰汁baobei🥥

同人业余写手,冷cp专业写手

【T刀】游刃2(谢锐韬✖️何翱,AU)

圈地自萌,不上升真人❤️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🌸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大厦顶层的观光天台。
令人焦躁不安的手机铃声响起。
刀仔转过头无视举起电话向他投来请求目光的助理。
“少爷,刀爷的电话。”有些颤抖的声音。
刀仔斜过身子盯着这个本地的新助理,盯得人家手抖得快拿不住手机。
铃声很快就平息了,天台安静了好一会儿,看来对方并没有继续通话的意思。
新助理不停刷新着短信界面,生怕漏掉从香港发来的信息。
黑压压的一群人,在夏天的广州的大厦天台寂静地沉默了将近十分钟。新助理耐不住沉默和热到快虚脱的身体,试探性地问:“少爷,需要给刀爷复个电话吗?”
刀仔眯了眯眼,问他:“刚才是我爸从让我回港开始第几个电话。”
“第三个,少爷。”
“我接过他的电话吗?”
“没有,少爷。”
“Kelvin,从现在开始你没有必要为这件事情向香港方面做任何解释,也不需要打电话了。”
“为什么?”
“因为他给我解释的机会我已经用完了。”
“什么时候?!”
“刚刚。”


“干嘛?你爸又叫你回家了?”电话那头的声音慵懒,用跟他rap的时候全然不同的小奶音嘟囔着。
刀仔看了一下手表,下午两点整。揉着眼睛默默在心里叹一口气,夜猫子,浪得很。
“我不回去了。”
“嗯?为什么?”从声音听出来这人好像清醒了一点,刀仔不知道他那是惊讶还是有点高兴。
“没为什么,我不想回去。你今晚有空吗?想见一下你。”
“有啊,这几天都闲得很,也没什么写歌的兴致。你的提议正好,今晚去喝酒喽,我叫上Coco她们?”
“你难道不是昨天喝酒喝太晚,导致你昏迷到现在才醒吗?今天又喝?爆肝啦。”
“啊~哪有那么容易爆肝,我这么年轻这么优秀。”一整嘈杂的噼里啪啦的声音传来,看来是酒还没醒,晕到乱撞东西了。
刀仔还想劝他,TT却没心情再聊下去:“好了好了,今晚就去喝酒,你平常那么忙的,好不容易想见我还不给我喝酒。地址等下发给你,我叫上Coco和Lina那几个噢,拜拜。”
刀仔关掉蓝牙,有些疑惑地皱起眉头。嗯,今晚和TT喝酒我现在应该感到开心,为什么我现在觉得怪怪的🤨。
靠在车内的椅背上,手里玩着车钥匙。十分钟过去了,副座的新助理看着他呆坐了十分钟的老板,车里的气氛只让他觉得极其不适。
正当小助理试探着想拍一拍他老板的肩膀的时候。“丢!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,TMD老板你不要吓人!!!
“我就说怎么觉得怪怪的,”刀仔的声音压得很低,听得出他生气了。小助理还没反应过来,他老板锐利的眼神已经割得他肉疼。“上次见他他连Coco和Lina谁是谁都分不清,今天居然这么轻易就约出来玩了?!”


肥仔P对TT的印象就是:“他好瘦。他好白。他真的超白。白到透明噢,玻璃一样的。”
肥仔P和刀仔不同,他不是家里的独子,家业自有哥哥们继承。他爸宠他上天,他喜欢音乐还喜欢拍视频,他爸就一直支持他。去加拿大也不过是他担心刀仔这个老友一个人太孤独,加上自己也没有什么待在香港的兴趣。
“喂,老友,我走了哦,你真的不回香港?”P从车窗探出头来。
“不走啊。你就舒服,去哪里都能做你喜欢的事。我不一样啊,回香港就只能走我爸埋给我的路。”
“哦。这样。但其实没关系啊,你可以把TT带回去啊。”真挚的眼神让刀仔想一拳打在他bling bling的大眼珠子上。
“这不是TT的问题,我只是想做音乐。”
“我没说是TT啊,我的意思是你带他一起去香港做音乐不是更方便?你知道的,我和Tommy都在,你在香港资源更多。你回去就好啦,带什么人你爸又不管。”
看着屏幕上P的那张大脸和他那几个玩音乐的朋友,刀仔默默关掉了手机。

评论

热度(8)